豆奶app成版苹果

吃过饭后,寒蔺君和纪年还要赶回会场去进行下午的彩排,林羞和他道了别,直接坐了权爷的车离开。

权爷开着拉风的兰博基尼跑车上路,在一个红绿灯前停下了,转头笑问林羞:“嫂子听不听歌?”

林羞:“随便啊,想听就放吧。”

权爷操作着准备选歌,略带神秘地问:“觉得我会是喜欢什么类型歌的人?”

林羞偏头看了看她的形象,想了想,猜测道:“摇滚?”

权爷啧了一声,一脸嫌弃,“我像是喜欢那么重口味类型的吗?那种音乐吵死了~”

林羞捂着嘴笑,“那……爵士?还是流行或者民歌?”

权爷:“介于流行和民歌之间吧,不喜欢太过于动感风格的,像是小歌后虞烨儿的歌就挺不错的,她好像是苗族人,所以唱的歌带着民族和流行相结合的特点……”

权爷兴致勃勃地说着,末了看到林羞一脸古怪的表情,挑眉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林羞眨眼问:“认识虞小姐吗?”

权爷:“虞小姐?是说虞烨儿?”

林羞:“对啊。”

纯真小妹甜蜜似顽皮孩子

权爷:“喜欢她的歌就得认识她吗?”

林羞:“我以为以的身份应该是很容易和明星认识的,比如公司需要代言啊,或者参加个活动啊,多少会碰到一些吧?”

权爷闻言笑了,前面红灯变绿灯,她开动车子,道:“那要照这么说的话,寒哥认识的明星不是得更多?”她促狭得投过来一眼。

林羞一想也是,自己好像把大boss也给圈进去了,不过大boss确实也是有认识的呀,她就跟着认识了虞烨儿嘛~

林羞笑眯眯地道:“其实也有间接接触过虞小姐的哦~”

权爷有些诧异,“是吗?我怎么不知道?不对啊,我都不知道的事,怎么知道?见过我和她接触?”

林羞:“上次在我家里喝冰咖啡,后来闹得胃疼还记得吗?”

权爷:“记得,那跟她有关系吗?”

林羞:“泡那杯冰咖啡的冰块就是从虞小姐家里借的,她就住在我楼下。”

权爷这下可真的意外了,“真的吗?这么说跟她很熟咯?”

林羞有点小得意,“还行吧,我们还一起出去度过假~”

权爷笑了:“原来我不知不觉间还通过嫂子和明星接触过呀~”

林羞:“下次有机会介绍们认识呀~”

权爷:“好~”

她随手点开了车载音乐中虞烨儿的最新歌曲,很快,旋律很悠扬韵味的音乐声在车内响起。

路上权爷打了个电话,应该是和公司下属说话,让人做好什么准备,然后再在哪里会合,林羞以为她在吩咐办什么事,也没多注意。

半个小时后,权爷将车开到一个码头停下,示意林羞下车。

林羞下车后看了看四周,这附近很空旷,离岸边停靠着几艘游轮,一些人在岸上作业,也有些正在登船。

林羞问道:“我们要上船吗?”

权爷:“嗯,带去游轮上玩,吹吹海风,晕船吗?”

林羞:“不知道,没坐过船。”

权爷:“在华城没什么坐船的机会,到了海边就不一样了,一会儿出海还可以海钓,看我给钓只鲨鱼上来~”

她说得豪气,林羞听得噗嗤笑了。

一阵海风吹来,带着丝微咸的气息,林羞有些不适应,用手捂住鼻子。

裙摆被风吹鼓起来了,她又不得不用另一手压住,窘迫地道:“要是早点跟我说要来坐游轮就好了,我可以换身裤装,海风这么大,穿裙子不太方便呢……”

权爷看了眼她的裙子,想了想,转身从车里翻出一件备用的薄外套来,递给她道:“系在腰间就行了。”

林羞接过来,道了声谢,将外套系在后腰,再把袖子围到前面绑了下,瞬间就解决了被风吹起裙摆的问题,而且还不失时尚。

林羞看她一时并没有要登游轮的意思,问道:“还要等人吗?”

权爷:“是啊,临时决定要出海,我得让人准备需要的东西。”

林羞看向那几艘停在那里的游轮,问道:“哪艘是的?”

权爷:“最大的。”

林羞:“常出海吗?”

权爷:“也不常,我又不打渔,偶尔兴起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出去玩一圈再回来。”

有钱人就是不一样,买东西只凭喜欢,哪怕不常用,也可以买回来摆着。

林羞掏出手机,道:“我给他拍照看看,告诉他我要出海了~”

权爷微眯眼,无语,“们还真是,什么都跟对方说,也不嫌腻歪!”

林羞俏皮地道:“没结婚,不懂的~结了婚什么都想分享~”

权爷又从车里找出墨镜戴上,一副酷酷的样子道:“那估计我这辈子都不会懂,因为我压根儿不想结婚。”

林羞随口应道:“那纪先生不是很惨?”

权爷:“……说什么?风太大我没听清。”

林羞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吐了吐舌道:“没什么,风太大我闪了舌头~”

她走前几步,按下了录像的键,将周围的海景都给拍了进去,边拍边道:“老公,我一会儿跟锦舒出海哦~锦舒说要钓鲨鱼呢,真可惜不能来~”

很快,寒蔺君直接就打了电话过来,语气很不好:“胡闹!海边风浪大,赶紧回来!”

寒蔺君很少口气这么严厉地跟她说话,林羞有些委屈,试图解释:“今天风浪不大呀,天气挺好的。”

寒蔺君:“海上的天气变化莫测,不安全,不许去!”

林羞:“可是我人都在这边了呀,而且我对出海挺感兴趣的。”

寒蔺君:“会游泳吗?”

林羞:“……不会,但是锦舒说船上有救生员跟着呢。”

寒蔺君:“总之不许去!”

林羞的倔脾气也上来了,“有本事马上飞过来阻止我呀,我现在就登船了!”

寒蔺君的语气沉了下来,带着警告:“林羞!”

林羞:“什么?这边风太大我听不清说什么呀!我挂了啊,拜拜~”

权爷实在忍不住了,蹲在车旁哈哈大笑。

林羞呲了呲牙,把寒蔺君再次打过来的电话给挂了,关机,塞进包包,嘀咕了一句:“霸道!”

然后看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的权爷,无语道:“等的人还没来啊?”

权爷:“……快了,噗哈哈哈……”

林羞囧了:“……”

权爷笑着笑着,她的手机也响了,边笑边拿出来看,然后又笑着转过屏幕给林羞看。

屏幕上的名字赫然就是寒蔺君的。

林羞:“……”

她抿着唇,微微弯腰,伸手将来电给挂断。

权爷转过去看了看,可不到10秒,寒蔺君又打了过来,她再次转向林羞,林羞也不含糊,再次挂断。

重复了四五次,权爷最后一次接了起来,不等寒蔺君说话便主动开口:“再打来我就直接关机了,让想找都找不到人~”

寒蔺君咬牙:“敢!”

权爷:“我保证她的安全,就出海两个小时,两个小时后把她安全送回到身边~”

寒蔺君:“……一个小时!”

权爷:“OK!”

寒蔺君:“还有,让她开机,我要随时能找到她。”

权爷:“OK!”

寒蔺君:“别出海太远,不然,我有没有能力马上找到们,是知道的!”

权爷翻了个大白眼:“OKOKOK!”

林羞听话地开了机,还给寒蔺君发了个笑脸表情。

寒蔺君没回。

权爷看向远处,随后道:“我等的人来了。”

林羞也抬眸看去,果然那边开过来三辆轿车,很快停在了兰博基尼旁边,每辆车都下来几个人,有些抬着物品,有些是健硕的保镖,还有两个果然是救生员。

其中一个人下了车就跟着另一人朝权爷走过来,林羞觉得有些面熟,定睛一看不由愕然。

唐子乔?

唐子乔也没料到跟在权爷身边的是林羞,也很震惊、窘迫,脚步都迟疑了下。

权爷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,心里发着冷笑。

安排事情的是权爷的一个助理,姓曹,之前也陪着去华城的助理之一,林羞接触过几次,回过神来和他打了招呼。

曹助理对权爷道:“权总,已经都安排妥当了。”

权爷一甩头道:“都搬船上去吧。”

曹助理便指挥着人将东西搬上那艘最大的游轮。

唐子乔垂着头,和其他人一起搬着手中的物品,躲避着目光不再与林羞对视。

林羞和权爷走在最后,她知道这肯定不会是凑巧,权爷和唐子乔在华城可是发生过不愉快的呢,便拉着权爷小声道:“怎么回事啊?他怎么会在身边做事的?”

权爷勾着唇角,嘲讽地道:“很适合他,不是吗?”

林羞皱皱眉,“故意的吗?”

权爷:“我要说纯属巧合信吗?”

林羞:“不信。”

权爷摊了摊双手:“那觉得我怎么可能把他一个大活人从华城弄到海城来做事呢?”

林羞:“……”

也是啊,唐子乔是人,又不是木偶,难道会任由人摆布吗?

可要说是巧合,这巧合未免太诡异了吧,中国那么大,城市那么多,城市那么大,公司那么多,公司那么大,部门那么多,他怎么就偏偏跑来当和自己有过节的人的下属呢?

林羞两眼:@.@